Aradny

请看简介噢!
我是Aradny!请叫我Ara
垃圾画脚,主产all冒ww
希望你能关注我一起玩儿,也评论的话我会超级超级高兴的ww
QQ:2966185321 第五ID:AraDy
加我第五或qq记得标注一下Lofter来的噢!

【慈冒】海盗与远航者(Ⅰ)

光耀老师的粮我可以嗑一辈子了呜呜呜呜呜呜

没啥用的光耀:

我懒得再起一个题目,我是题目废。所以干脆就,老题目换一个序号。我真棒。
想好CP向了,主慈冒,会有厂律,友情向的社园、佣冒
私设如山注意


---------
〈库特•弗兰克的航海日志  十月二十日,晴〉
〈这是是我加入欧丽蒂斯号的第三周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克利切把我从货船上捡回来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今天难得有了个好天气。因为前几天的暴雨,我们的行程有些落后,不知道能不能按照计划抵达珊瑚港。弗雷迪信心满满地说一切包在他身上,但下一秒他被克利切呼了一脸臭鱼酱的样子可就不那么令人信服了。艾玛船长明显也是那么觉得的,因为她决定接下来由她亲自掌舵。〉
库特用羽毛笔尖轻轻挠着下巴,落笔之前仔细斟酌着每一个词句。毕竟在长期的航海生活中,纸笔墨水都是比较珍贵的物资。
〈艾玛船长说,海上很平静,适宜航行。她始终表现得很沉稳,但她内心的焦躁并不难看出。她似乎恨不得能给欧丽蒂斯号插上翅膀直接飞到珊瑚港。〉
〈今天的克利切也是一如既往的精神,他现在还在甲板上跟弗雷迪进行激烈的追逐战。他说好要带我一起去早巡视的,不过看上去要等等了。有时不禁要怀疑,克利切到底是给船上贡献更多,还是添乱更多。〉
舱门外传来几声枪响,而库特只是毫不在意地又蘸了蘸墨水。大概是哪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又惹玛尔塔生气了。
〈最近船上的食物储备有些紧张,好久没打劫过路货船了。在海上我们不愁挨饿,但再这样吃几天,我可能就要变成鱼了。〉
今天的午饭大概又是海鱼炖菜吧,没有菜只有鱼的那种。唉。
〈无论如何,今天的海盗生活也将是激动人心的。我爱这种冒险生活,我爱这艘船,我爱。。〉


舱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大大咧咧的锤门声。“库特?克利切进来了噢?”
库特惊得差点折断了笔尖,一把合上本子之前草草地划拉下了那个最重要的名字。


一道紫色的影子从刚敞开一条缝的舱口灵巧地钻了进来,径直扑向了库特。
“早上好噢小库特!准备好去巡视了吗?”
库特打算以一个同样热情的问候来回应,然而当一个人被死死挤在怀里抱得双脚离地时,他可能是发不出来什么声音的。克利切欢快地抱着库特转了个圈,好像并没有要放他下来的意思。库特及时地低下头趴在了克利切的肩上,感到了上门框擦着他的头顶掠过。好险。


清爽的海风扑面而来,库特被突然袭来的一束阳光刺得眯起了眼睛。克利切扛着库特,哼着歌健步如飞地一路小跑着来到了船头的工作岗位,把库特放了下来。
咔的一声,克利切重重地单脚踏上一个木桶,抽出长刀摆了一个自认为十分潇洒的姿势。
“克利切巡视迟到了吗?”
库特无奈地笑着摇摇头:“没有没有。”
“克利切有因为库特,而对工作分心了吗?”
“绝对没有。”
克利切满意地揉揉库特的头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要是玛尔塔问起来类似问题,就这样回答就对了。库特你多帮克利切干点活,克利切一会去刚收的渔网那边给你挑几个好看的贝壳,好吧?”
想到自己的贝壳收藏又能多一批靓丽的新成员,库特开心得直蹦。要知道,库特的房间里一大半的位置都给了乱七八糟的海产收藏品,贝壳海螺算普通的,稀奇点的甚至有用小水缸养起来的水母和海葵鱼。


【深夜。
原本的计划是,大家找到宝藏后将就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宝藏回到船上,离开这个小岛。
到目前为止,现实与计划的出入还挺大的。


库特独自坐在暗湖的入口处,靠在石壁上无聊地用一根小树枝在地上乱涂乱画着,完全没有兴致去睡觉。艾玛等人好像已经搞清了宝藏失窃的罪魁祸首,此时他们正在外面激烈地讨论着对策。库特当然也想参与进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结果发现自己属于状况外的那个,好多对话都完全听不懂。于是他只能耐心地等在一边,希望讨论结束后,克利切能给他讲述一下欧丽蒂斯号与那位神秘盗宝贼过去的恩怨。
不知等了多久,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让昏昏欲睡的库特猛地惊醒了。他揉着眼睛,看向身边狭小的入口。
艾玛、弗雷迪和玛尔塔从库特身边路过,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幽怨,小声交头接耳着什么向着大家扎营的方向走远了,红色和蓝色的鬼火映着他们逐渐拉长的影子。
“库特。。?你还真在等克利切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库特又惊又喜地回过头,看到了站在身边的瘦高人影。克利切疲惫又欣慰地笑了笑,挨着库特也坐了下来,两手拢住了库特的脸:“就一直坐在地上?不冷吗。要是冻病了,克利切可没法阻止艾米丽对你下手了。”
夜晚的寒风还是蛮刺骨的,还好库特的马甲还算厚实。不过比起关心自己,看到克利切毫无遮拦的颈口和锁骨,库特心疼地扯下了自己的领带,动作笨拙地系在了克利切的脖子上。
说真的,这不是个好主意,看上去太滑稽了。库特苦恼地又紧了紧那个结,安慰自己说,虽然它是个相当蹩脚的围巾,但至少能挡挡风。
克利切低头打量着脖子上的东西,露出一丝夹着感激的苦笑,蹭到库特身后,依恋地从背后拦腰紧紧抱住了他。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呆了一会,用体温相互取暖。克利切的鼻息喷在库特敏感的的后脖颈上,刺激得他时不时地打个哆嗦。克利切误以为这是感到冷的表现---或者他故意那么以为的。反正他又把库特使劲往怀里拽了拽。
“库特你最爱听故事了,对吧?”克利切突然开口,声音飘忽得仿佛回到了遥远的过去,“惊心动魄的冒险故事。。嗯,这个你应该会喜欢的。”


“得从十年前讲起了。当时里奥还是船长,弗雷迪是大副。两个野心勃勃的老家伙在海上横行霸道臭名远扬,可把他们牛逼坏了。”
“克利切本来在港口靠摸人钱袋过得挺快活的,结果莫名其妙就给这帮混蛋拎上船来当擦甲板的了。艾玛对克利切挺好的,她当时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总在晚上偷偷溜过来找克利切玩。她说起,她妈就因为知道了里奥是个被通缉悬赏的海盗,就离开了他们。嘁,女人。”
“也许世界上的女人都是恶毒的吧。。当然,除了艾玛。反正当时船上又来了一个妖艳贱货,自称什么珊瑚夫人,她说是自己掌握着什么宝藏的线索,愿意指引着欧丽蒂斯号通过风暴圈去寻宝,而且不要回报。。”说到这里,克利切不屑地翻着白眼,“就连艾玛都能看出来,这女人可打着坏主意呢。珊瑚外表柔弱又善良的----这样想,你就中了她的计了。珊瑚这巫婆整天鼓捣奇怪的香料做各种作用恐怖的香水,简直要比艾米丽还邪乎了。她整天盯着里奥,要么是想蛊惑他要么是想要他命。。这老家伙竟然还完全不知情,也太神经大条了。珊瑚找各种借口在船上耗了得有两个月,克利切不喜欢她,可是也没办法。”


“后来。。就是那件事了。
“里奥和弗雷迪上岸寻宝,珊瑚也跟着去了。天黑后珊瑚一个人先赶回来了,带着那副阴森森的笑,就好像是她的什么计谋得逞了一般。克利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躲在角落里偷听她跟船员的交谈。结果。。”
“她说,里奥船长死了,被弗雷迪杀死了。现在是个抢夺欧丽蒂斯号的控制权的好机会,只要杀死老船长的女儿,再把那居心叵测的大副控制住,这艘船就是大家的了。”
“咳,怎么说呢。里奥向来对他的手下不咋地,总随心情杀人什么的,所以。。这种情况下集体叛乱也不是意外。”
“克利切才不在乎里奥以及这艘船落得什么下场。克利切只知道艾玛一直对克利切很好,她不该被牵扯进这该死的利益冲突里来。所以克利切把她从那群疯狗嘴底下拖开了。”
“弗雷迪很快回来了,也证实了里奥死了的消息。他竟然还有脸回来!反正,他一回来就忙着平息叛乱,让克利切带着艾玛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说到这里,克利切突然顿住了。听得正入迷的库特焦急地想知道后续,但又不好催促,只能静静地等待着。
“咳,反正我们躲进了船长室。这可真是个坏主意。”克利切终于又打起了精神,“按说那里是不该有人的,但珊瑚总能在最混乱的时候掺一脚。”
“鬼知道珊瑚在那里干什么,但她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想杀死艾玛,强占这艘船----这肯定就是她打一开始的目的!”克利切恨恨地啐了一口,“克利切只记得那浓得叫人想吐的香味,还有那闪瞎人眼的珊瑚装饰。。她举着一把匕首过来了,克利切想保护艾玛来着,不过回过神就看见弗雷迪冲进来了,这混蛋来得还算及时。”
“珊瑚自知打不过活死人,虚晃两下就逃了。叛乱勉强平息了,船上没了不少人,但还是很快重新壮大起来了。艾玛自然是当了船长,小不点大骂着发号施令的样子真可爱。不过没想到她会让克利切当大副。。她真的对克利切太好了。”
“没人再见过珊瑚。但我们早有听闻,说大西洋另一边崛起了一位新的海盗大帝,珊瑚夫人。。这女人能耐还真不小。不过好在她没再来找麻烦,她的海盗船也没跟欧丽蒂斯号起过正面冲突。”
“这个瓶子,这个该死的味道,克利切忘不了。就是珊瑚的。”克利切把那个水晶瓶塞进了库特手里,恨恨地瞪着它,“是她抢走了里奥留下的宝藏。。还明目张胆地挑衅我们。”
库特小心翼翼地凑到瓶口嗅了一下,一股奇特的香味扑面而来。真是神奇,在这里放了不知多久的香水瓶竟然还残余那么浓郁的气味。看来的确不是普通香水。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找她抢回宝藏吗?”库特有些按耐不住地兴奋起来,他作为海盗要参与的第一次大型航海冒险,没想到那么快就到来了。
“刚才我们就在讨论这个事。克利切当然主张直接杀到珊瑚的老窝珊瑚港,把宝藏硬抢回来。。额,还好艾玛船长比克利切理智多了。”克利切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艾玛说我们先去跟珊瑚象征性地交涉一下,借机摸清她这回介入这件事的目的,免得被她算计。我们明天就启航去珊瑚港,最迟一周也能到了。”
“好啊!。。去跟她交涉时能带上我吗?”库特闪闪发光的眼睛里充满了对新冒险的期待和热枕,一副斗志十足的样子,“我一定能帮上忙的!”
“克利切也是那么觉得的。虽然库特还是个小菜鸟,但有克利切带着,库特肯定能立下大功。。哎呀,怎么说你两句就炸毛了?小心克利切到时翻脸不带你去。”
“啧,谁是菜鸟了?”库特不服地狠狠敲了一下克利切的脑壳,“记住现在谁才是大副,明天回去我就让你跪搓甲板。”
“嚯,克利切养了只小白眼狼。”说这话时,克利切竟然乐呵得跟捡着了钱似的,还把头在库特肩上蹭了蹭,“你有能耐就杀了克利切,这样你就可以一直当大副了呀。”
天呐,是个狠人,竟然能笑嘻嘻地说出来这种话。
论放狠话,库特自然比不过克利切。他只能哭笑不得地瞪这个老不正经两眼,随即拽着他的领带把他拖去睡觉了。
回去之后一定要让他把甲板擦穿底。被克利切强行圈进怀里还被霸道地偷亲了两口的库特幽怨地想道。
但无论如何,库特是真的很期待即将到来的新冒险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将在这场夺宝战中扮演什么角色,库特相信这又会在他的航海冒险日志中新加辉煌的一笔。】


“弗雷迪?你还好吗?”
弗雷迪打了个酒嗝,神志不清地抬头瞥了一眼库特,随即抱着几个空酒瓶在那个堆满木桶和缆绳的角落里缩得更紧了一点,低声哼哼着什么不成调的歌,满脸的污浊和撒出来的酒水显得他格外颓废。
库特正苦恼着要不要把这自暴自弃的家伙拖到船舱里去,身后就又传来了两对脚步声。
“可怜的老水鬼,这副样子可真难看。”玛尔塔抱起胳膊,嫌弃又同情地上下打量着弗雷迪,“怎么办艾米丽,你给想法治治。。?”
“我能把活人弄死,把死人弄活,但让一个颓废的活死人打起精神来,我还真做不到。”艾米丽饶有兴趣地蹲下来戳了戳弗雷迪的额头,“你看他都不理我们了。就让他在这里呆着吧,除非艾玛改变主意,不然我们也没什么可以帮他的。”
“他怎么了?”
“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自闭了。”艾米丽乐呵呵地向库特解释道,“艾玛不让他开船,不听他关于和珊瑚夫人会面的任何建议,甚至不打算带他一起去会面,完全把他晾在一边不管了。可把老水鬼给委屈坏了。”
弗雷迪不屑地哼了一声,高傲地把头扭向了一边,但还是掩饰不住那份悲伤。
“再加上皮尔森刚往他脸上扔了臭鱼酱让他当众出丑。。他可能一时半会打不起精神来了。”玛尔塔无奈地摊摊手,“我刚冲他开了几枪,他半点反应都没有。”
弗雷迪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一把破损的弹头扔向了玛尔塔。
“别那么丧气,我只是关心你。”
库特突然后脖子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希望以后自己要是哪天不高兴,千万别惹来玛尔塔的“关心”。


两个女孩摇头叹息着走远了。库特弯下腰同情地拍拍弗雷迪的肩膀,打算也回到工作中去。
不过说真的,库特有些疑惑。艾玛以往还是相当敬重她的莱利叔叔的,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喂。”
库特吓了一跳,回头看向那突然诈尸的尸体。
“你你。。”弗雷迪烦躁地比划着,似乎在努力组织着语言。库特犹豫了一下,小步跑回弗雷迪身边,蹲了下来。
“我知道你才刚加入这艘船没几天。”弗雷迪的目光躲躲闪闪,“但有些事还真得拜托你。”
“我?”
“关于皮尔森。”提到这个名字,弗雷迪像是闻到了什么臭味一般皱起了鼻子,“你你,要保护好他,知道吗?”
“唉??”库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弗雷迪看上去想打自己,但还是干脆一股脑说了下去:“这回跟珊瑚的冲突,艾玛大概不会再听我任何一句话,也不会让我以任何方式参与了。我不想承认,但到时有了什么危险,只有皮尔森能保护她。但这小子特别喜欢把自己往枪口上撞,毛毛躁躁的做事不过脑子,还特别狂气,不肯让人帮他,你明白我意思吧?”
很符合自己印象里的克利切了。
“鬼知道他为什么喜欢你,不过好在你看上去比他头脑正常得多。”弗雷迪抓着库特摇晃了几下,无神的眼睛突然射出咄咄逼人的锥子般的光,“珊瑚想对艾玛下手,肯定会先解决皮尔森。你的帮助他还是会接受的吧。你想法让他活过那一阵子,这样他才能保护艾玛船长,懂了吗?”
“你不说我也会的。”库特的目光也同样犀利了起来。看来这次他扮演的角色比他想象中的还重要。这是他和克利切一起的战斗了。
“重申一下,我是为了艾玛,才不是为了那个混蛋。”弗雷迪咬牙切齿地咆哮着,“臭虫到底是臭虫,要不是他还挺有用,我才不让他呆在船上呢。天呐,要是里奥看到艾玛跟这种人耗在一起,他会说什么。。”
提起里奥的名字,弗雷迪突然打了个激灵,捂着脸蜷缩起来不再说话。
库特心头的另一个疑问突然也解开了,那就是为什么艾玛会突然对弗雷迪这般嫌恶。
艾玛不知经过了多少内心的挣扎才勉强原谅了弗雷迪不小心杀死她爸爸的事,但珊瑚在她记忆里是自然而然地跟十年前那一夜联系在一起的,那命运转折的一夜,她好不容易才淡忘的一夜。
里奥死去的那一夜。
想起珊瑚,就必定要想起弗雷迪那“不经意”的错误。过去的伤口突然又被揭开,想必谁也受不了。也是苦了艾玛。


“放心吧,我会做我必须做的。”库特站了起来,转向一望无际的大海,“伟大的冒险家绝不会让自己的任何一个同伴受伤。”



---------
剧情向真难搞
细节好多不满意的,不过反正也没什么人看,无所谓了嘿嘿
好久没那么认真地码过剧情向的文了,真心快乐
我真高产,请夸我


还有就是tag的问题。。我纠结再三,还是只打了冒险家慈善家慈冒tag,虽然好多人的戏份都足够打tag。因为我。。其实还是对自己写的东西没自信啊(擦汗

评论 ( 2 )
热度 ( 64 )
  1. Aradny没啥用的光耀 转载了此文字
    光耀老师的粮我可以嗑一辈子了呜呜呜呜呜呜

© Arad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