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dny

请看简介噢!
我是Aradny!请叫我Ara
垃圾画脚,主产all冒ww
希望你能关注我一起玩儿,也评论的话我会超级超级高兴的ww
QQ:2966185321 第五ID:AraDy
加我第五或qq记得标注一下Lofter来的噢!

【all冒】同居三十题(29)

请允许Ara转过来疯狂吹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结婚啊!!结婚啊!!结婚!!!【尖叫
慈冒好啊呜呜呜呜呜呜【感动哭泣
光耀老师你是神吧!!!!!!Ara超喜欢光耀老师的慈冒呜呜呜呜呜呜咿咿咿呜呜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没啥用的光耀:

直接跳到了29我觉得海星。说好了写魔冒慈冒,然而魔冒我完美卡了,毕竟瑟维肯定要满口骚话,浪漫得不得了。。需要好好酝酿一下xxx,所以分着发吧
短小预警


----------
29.意外的求婚(慈冒)
克利切又一个人缩在墙角对着手里攥着的什么东西不停地嘿嘿傻笑了。看这家伙那么开心,八成是又在街上捡到钱了,库特都懒得去说他。
克利切不经意间一回头,发现库特在偷窥他,立刻蹿了起来把手里的东西藏到背后,紧闭的齿缝间挤出几声低沉的咆哮,神情警惕得像是护着金银财宝的恶龙。
“得了吧你这财迷,我才对你捡来的什么好东西不感兴趣呢。”库特被克利切的瞪视烧得后脖子发毛,苦笑着展开报纸挡住自己的脸,“你不是说一会我们要带孤儿院的几个孩子去公园玩吗,现在不做做准备?”
“嘁,克利切永远都是准备好的!克利切才没有紧张,这种事。。”克利切胡乱地把那个东西塞进口袋,压低帽檐靠在墙上,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很奇怪的话。
库特好奇地歪过头。克利切今天好像不是一般的反常啊。
而在库特思考原因时,克利切已经回到了卧室里。“库特你先,先去公园吧,还是老地方。克利切换件衣服去接了孩子就,就过去。”
库特临出门前还在奇怪,这个特别紧张时才结巴的家伙今天是怎么了。


库特抱着胳膊闷闷地瘫在花丛中间的长椅上,寻思着那不靠谱的家伙该不会是找错了公园吧,这都迟到了快十分钟了。
库特身边的花丛突然簌簌作响,吓得他往旁边一跃。花丛里探出了一张胡子拉碴的脸,挂着熟悉的坏笑。不过这些胡子看上去有点反常,像是被很认真地刮过似的。
“克利切!你跑到哪里去了!”库特不客气地拽着克利切的耳朵把他拖出来,“你看看现在几点----哇!”
看到从花丛里跌出来的痛得嗷嗷直叫的克利切的样子,库特惊得也叫出了声。克利切破天荒地穿了一身正装,崭新的西装外套上一尘不染,胸前还别着一朵玫瑰。
克利切怎么可能穿他最讨厌的正装,这人怕不是个冒牌货!
不过看到领口仍然大敞着露出锁骨,那条新领带仍像围巾似的挂在脖子上,库特舒了口气。这是克利切没错了。
看到库特惊奇的样子,克利切傻笑着挑挑眉毛,同时挺直腰板试图显得比库特要高。
“克利切你这是。。怎么突然心血来潮要穿成这样?”库特不解地伸手去摸克利切的脸,能感觉到那些今早还凌乱不堪的胡茬被刮得十分平滑,“孩子们呢?不是说好了---”
“嘿嘿,克利切骗你的噢。”克利切抓住库特的手腕,满足地蹭着那只覆在自己脸上的手,“孩子们今天才没有什么来公园玩的计划呢。”
“哎?那,那你这是要。。”库特迟钝的大脑突然开始飞速运转。克利切最近的反常,以及莫名其妙的正装。。
“咳咳,不这样的话,怎么把你这个宅菇骗出来呢。”
克利切咳嗽了两声,一瞬间突然紧张得满脸通红。库特呆呆地看着克利切用颤抖的手指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跪了下来。
“库特啊,你一直,一直是克利切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了,克利切想,想。。”
克利切紧张得几乎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来了,他对自己这改不掉的结巴的臭毛病又羞又恼,只能用火焰般热切的目光盯着库特,同时打开了手里盒子的弹盖,露出了里面那枚璀璨夺目的钻戒。
“库特啊,克利切爱,爱你胜过一切。克利切不懂浪漫,也不会那些上等人的漂亮话,克利切就,就直说了!你愿不愿意成为,成为克利切的新郎!”
库特惊喜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心脏狂跳着像是要从胸膛里蹦出来。这个高傲又固执的家伙终于开口了,终于。幸福来得太突然,库特的腿都莫名其妙地软了,几乎站不稳。
然而到了这种关键时候,库特突然口干舌燥,脸上烧得难受。“我愿意”这几个发自内心的字眼卡在喉咙里,挤到嘴边只变成了几声细碎的呜咽。
库特惊恐地意识到自己沉默得有点久,因为克利切热切的目光已经带上了失落。
“库特你,你不喜欢它吗?还是说。。”克利切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还是说你不喜欢克利切。。库特也要拒绝克利切吗。。”
库特对自己关键时刻的胆怯又气又急,慌忙也跪了下来,攥住克利切的手,焦急地试图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当然喜欢克利切!我永远也不会拒绝你,你知道的!”
克利切一瞬间似乎长舒了一口气。
“所以呢,你的回答?你愿意成为克利切的新郎吗?”
克利切突然光速靠近,急切地等着那最终的答案,架势像是要把库特直接扑倒在草坪上。库特都能感到那因为激动而变得异常急促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
库特咽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
“我愿意----唔!!”
下一秒,库特意识到自己确实被扑倒在了草坪上,被一个来势凶猛的吻堵得喘不上气来,双手和克利切十指相扣地被死死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看到库特已经几乎奄奄一息,克利切才恋恋不舍地舔着嘴唇从他身上抬起头,抓起库特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刚被冷落在一边的钻戒套在了无名指上,美丽的钻石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
“好啦,库特你现在完完全全地属于克利切了!”克利切兴高采烈地把头在库特的颈窝里蹭啊蹭,整齐的西装在这番折腾下已经凌乱不堪、沾满草渍,但他丝毫不在意,“克利切会让你幸福的。。我再也不会让这个承诺落空了,再也不会。”
库特不解地眨眨眼睛,他刚才好像从克利切嘴里听到了一个“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过他今天已经听到了太多从来没有过的话。
公园这隐秘的一角茂密的花丛中溢出的甜蜜似乎要让世界都沉沦其中了。


“哇这个真的好好看。。”回到家后,库特才顾得上仔细端详一下自己手上的钻戒,“肯定很贵吧,克利切你总是为我花太多不必要的钱。。我只需要你的心意啊。”
“啧啧,贵一点不要紧嘛,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库特你。”克利切漫不经心地嘟囔着,把库特抱得更紧了一点,“克利切觉得这个钻石是有点夸张,但你喜欢就好。。对了!”
库特好奇地看着克利切一阵手忙脚乱地翻出来了一张小纸条交到自己手里。
“这是。。买戒指的发票?”
“咳咳,只是想证明一下,这个确实是克利切花钱买的。。如果你懂克利切意思的话。”克利切挠挠头,竟有些不好意思。
库特愣了一下,直接笑出了声,看都没看就把发票扔到了一边,扑过去抱住了克利切的脖子。这个小偷先生真的是太可爱了。


-----------
1551慈冒是真的好吃,现在all冒里感觉慈冒最好吃,我该怎么办(生无可恋.jpg)
私心打了慈善家tag
我现在还是高级拖更模式。。之前的理由是,没有克利切皮心塞不想更;现在的理由,有克利切皮了,多吸几口,被可爱到不想更文(???)

评论 ( 2 )
热度 ( 118 )

© Aradny | Powered by LOFTER